李学德“红龟六粒”重拾兴趣‧研究中国历史

李学德“红龟六粒”重拾兴趣‧研究中国历史槟城人都叫他“红龟六粒”,这是他自创的句子,也是他的“至理名言”,让他因而声名大噪。何谓“红龟六粒”?哈哈!如果你不是福建人,相信是很难明白其含义,因为“红红龟六粒”是取自“红安居乐业”的谐音。这位“红红龟六粒”的李学德,今年已经62岁,曾在槟城当过13年的州议员,但这位YB是走草根路线的,穿着比路人还要路人,天天骑着一辆老爷摩多穿梭在大街小巷里,见到谁都笑眯眯的打招呼,没有排场,不摆架子。这几年槟州政治气候大转变,没官职也没工作的他平民作风依旧,不同的是有了更多时间和閑情来研究中国历史,偶尔也重拾年轻时的兴趣,写写一些文学作品投稿参加征文比赛。一提“红龟六粒”,槟城人应该还会记得这位李学德。308大选前,他在槟城政坛不时抛出笑弹,製造了不少经典语句和“笑果”,也成了他的至理名言,当中,尤以“红龟六粒”最熟为人知,这句取自“安居乐业”谐音的福建话,是他当年代表马华上阵攻打彭加兰哥打区州议席时所创造出来的口号,自此深入民心。如今在他手机微信里,他也给自己取名叫“安居德”。现年62岁的李学德,“安居”但已无业,不过还是不改其幽默风趣,自得其乐。参政数十年来,连任三届共13年的州议员,他的草根形象深入民间,来自劳动阶层家庭的他,作风平实亲民,即使当过议员,被人叫了十多年的YB,也没有刻意去改变过自己,也因为他这种不摆架子亲民的草根特质,让很多人对他留下深刻印象。李学德是出生在五十年代初的槟城七条路槟城仔,父亲是码头里的运输工友,家庭贫穷,排行老三的他上有一兄一姐,下有一弟两妹,还有一个妹妹出世不久就送人。父亲在外还有另一头家庭,孩子多又收入有限,时常面对三餐不继还交不出房租的窘境,所以他的童年时常要搬家。小时打拚练得独立坚毅个性“人家孟母三迁,我家李母是五六迁啊!”在他的记忆里,小时候一天到晚要搬家,从小学到中学,甚至出来社会工作后还在忙着搬家。他从小就必须半工读来帮补家用,凌晨五点就起身派报,沿门逐户派完报纸后再赶去上学,放学后再去卖麵包,小小年纪就要为生活打拚,练就他独立坚毅的个性,从小就懂得思考未来。李学德中学时期曾是左派思想的学运分子,因为情倾中国,热血青年时的他杯葛英文和马来文,但数学非常好。那时候他对毛泽东领导的共产主义中国非常嚮往,求学时期就参与了地下学运组织,19岁年少轻狂的他还因为跑上韩江中学顶楼想要插上共产党旗帜而遭逮捕。自製土製炸弹坐牢半年“我还记得那天是。那时候的我自製了土製炸弹,结果被人出卖,事机败露,旗还没插上去,土製炸弹也还没成功引爆就当场被捉了,然后被关进芙蓉特别监狱六个月。”当年被送进芙蓉特别监狱的人,不是学运分子,就是死囚。19岁的李学德虽然只在那里关了半年,但这经历却足以让他终生难忘了。他笑称:“那次也是我生平第一次离开槟岛,第一次看见槟城以外的世界,第一次到芙蓉,第一次被关进牢里。”半年后李学德获释,20岁的他先后做过建筑工友,在李氏宗祠里当过座办,及后受到友人的影响和鼓励下去报读中医课程,然后成了中医师。“我当年还以全班第三名考上中医,和我同时报考中医的小学老师考到第二名,还未毕业我已经受聘到南华医院当中医师了,两年后才出来开中医医务所。”热血文艺青年当上中医师后也没有因为那曾经半年的监禁而安份下来,24岁那年他加入青运组织,接着慢慢接触到政治,1980年受到当年马华总会长陈群川的感召而加入马华公会。七十年代的热血左派学运分子走到八十年代已经慢慢成为了参政的青年中医师。年轻就有中国情意结李学德在1995年全国大选时当选成为彭加兰哥打区州议员,那个选区过去一直都是国阵黑区,是行动党的堡垒区,他获派上阵的时候,很多人认为他是去当炮灰的,结果那届大选竟让他获胜并当上了州议员,而且一连三届大选在原区上阵都让他成功守土,连续13年当了人们口中的YB。当上州议员其实也没给他带来多大改变,出入依旧是以摩多代步,就像邻家的大叔,没有官腔作势,也不用华丽排场,穿着也不特别讲究,常常都是一个人骑着摩多出现在选区,不说还看不出他是人民代议士。爱看中国书中国剧旅游中国所以即使现在步入黄金岁月,政坛也已经改朝换代,再面对媒体访问,他说过去和现在的生活习惯基本上都没有太大的转变,因为当官时的他就没有官模样,如今也是一样的穿着,一样的交通工具,不同的只是有了更多私人时间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我现在在家不是看中国电视剧,就是研究中国历史书籍,这是我年轻时就感兴趣的事,以前举凡涉及中国共产党的东西都是敏感话题,要接触可不容易,如今时代已经不同了,收费电视台天天都在播这类中国电视剧,去中国旅行也可以带回很多当地历史人物书籍,我现在有的是时间,就来深入研究啰!”他现在看的书依然离不开中国历史,电视剧也是中国纪录片,就连出国去旅行,也还是首选中国。“毕竟中国是我年轻时候嚮往的地方,现在有机会可以亲自去走走看看当然要去!如今的中国也已经大开放了……”积极参加文学创作比赛李学德的住家里堆满了许多中国影片DVD和一些中国书籍,都是中国历史纪录片,或是中国解放军的故事。他说这些书籍和电影在从前都是禁品,谁要是拥有它们就是犯法了,随着时代转变,中共已经不是敏感的课题,中国也不再是难以靠近的国家,家家户户都可以光明正大的接收有关的事物,人人随时随地都可以飞到中国去游玩。“以前想看又没得看,后来参政当议员也忙得没空看,现在有时间了就要好好的把它们都研究一遍,关于中国的历史演变,历代人物的影响力,都有兴趣去研究一番。”有奖无奖无所谓志在参与李学德不只看,也开始动笔写。他说近几年积极在参与一些文学创作比赛,就如今年配合马中建交40週年全国华文文学徵文比赛,他也投稿了,平时若有其他乡团社团组织主办的征文比赛,只要主题是他感兴趣的也会插上一脚。“研究中国历史是我现在最大的兴趣,投稿参赛只是志在参与,没有非要得奖不可,就只想找个平台抒发见解,也打发时间。”李学德不谙电脑打字,也只懂得基本的电脑使用法,要他写出三五千字的文学作品并不难,吃力的地方在于他在手写好原稿后,再使用手写输入法一字一句的把长达数千字数的草稿输入电脑。问他这样不觉得辛苦吗?他直说:辛苦啊!但没办法,现在样样都讲求电脑化,就给点耐心,慢慢来啰!当官前后生活依旧“红龟六粒”不当州议员后,最近几年不时会和太太出国旅行,印尼的雅加达、峇厘岛、中国的海南岛,还有到中国寻根问祖,今年的丝绸之路,以及俄罗斯之旅,都让他体悟到世界之奥妙,也早已放下政治的纷扰。人不在政坛上,面对人走茶凉的现实局面,李学德也并不引此为叹,反而处之泰然,因为心中早已了然,这是必然的规律。他平静地说:这是难免也难怪的,有权就有影响力,没权就没有。当初参政也是无心插柳,当官前和当官后的他都是走着平民路线,如今也一样在过这样的生活,改变并不多。监禁期间最风光“我当年是亲民的议员,当职时也没特别讲求排场,骑着摩多进进出出,这是众所皆知的。我人生中最有排场,最风光的时候反而是在1971年被监禁期间!那时候啊,我每天出门有打手(警察在左右),沖凉沖六斗(只限沖水6次),吃饭吃绿豆(绿豆混米饭吃),住在红毛楼(监狱也)!”不改诙谐路线,风趣幽默的李学德以广东话唸出了这段当年被监禁期间,狱里流传的一首诗。综观当今槟城政治风气,他说:“政治轮替是正常现象,政治人物可以搞策略,搞搞笑,但不要玩手段,用健康的手法来争取民心,不是非要斗得你死我活才叫为民服务。”说罢,即兴又唱起了《上海滩》:“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淘尽了世间事,混作滔滔一片潮流……”他说这首歌的意境,就像是他现在的心声了。/副刊‧报道:黄碧丝‧2014.10.31
上一篇: 下一篇: